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夏志清:近百年来钱钟书这样的奇才中国没有第二个

发布时间:2017-12-01 11:13  来源:网络整理

[摘要]我在《追念》文中写道:“我国学人间,不论他的同代或晚辈,还没有人比得上他这麽博闻强记,广览群书。”现在想想,像钱钟书这样的奇才,近百年来我国还没有第二人堪同他相比。

夏志清:近百年来钱钟书这样的奇才中国没有第二个

本文摘自:《钱钟书评说七十年》,金宏 达主编 ,文化艺术出版社。

今春访美的消息,早在3月间就听到了,一时想不起是什麽人告诉我的。4月初一个晚上,秦家懿女士打电话来,谓最近曾去过北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里见到了钱钟书,他嘱她传言,我可否把我的着作先航邮寄他,他自己将於4月底或5月初随社会科学院代表团来美国,重会之期,想不远矣。

秦家懿(JuliaChing)也是无锡人,才30多岁,现任加拿大吐朗妥大学哲学系教授,专治中国思想史,着述甚丰,且精通法、德、日文,实在称得上是海外年轻学人间最杰出的一位。多年前她在哥大同系执教,我们都是江南人,很谈得来,後来她去耶鲁教书,照旧有事就打电话给我。我们相交十年多,我手边她的信一封也没有,显然她是不爱写信的。那晚打电话来,可能她人在纽约市,因为她不时来纽约看她的母亲和继父。电话挂断,我实在很兴奋,三年前还以为钱钟书已去世了,特别写篇文章悼念他,想不到不出三四星期,就能在纽约同他重会了。

我同钱先生第一次会面是在1943年秋天的一个晚上,那时济安哥离沪去内地才不久。《追念钱钟书先生》文里我误记为1944年,实因从无记日记的习惯,推算过去事蹟的年月,很容易犯错。最近找出那本带出国的“备忘录”,才确定初会的那晚是在1943年秋季。钱嘱我寄书,我五六种中英着作,航寄邮费太贵,再加上除了《中国古典小说》英文本外,大半书寄去不一定能收到,反正他人即要来美国了,面呈较妥,决定先写封邮简给他。同前辈学人通信,对我来说,是桩很头痛的事,自己文言根底不够深厚,写白话信似不够尊敬,如给钱先生写封英文信,虽然措辞可以比较大方,也好像有些“班门弄斧”。1951年,我同胡适之先生写封信,想了半天还是觉得打封英文信比较大方,结果他老人家置之不理。但钱钟书反正知道我是英文系出身,写封浅近文言夹白话的信给他,想他不会笑我不通的。钱於动身的前一天收到我的邮简,立即写封毛笔信给我。

我收到那封信,已在4月20日星期五,那天上午10时有个学生要在我办公室(恳德堂420室)考博士学位预试,我拆阅钱函没几分钟,另外两位文学教授华兹生(BurtonWatson)和魏玛莎(MarshaWagner)也进来了。到那天,玛莎同我早已知道下星期一(4月23日)社会科学院代表团要来访问哥大了,我不免把这封信传观一番,虽然明知钱的行书他们是认不清楚的。这封信,对我来说,太有保存价值了,可惜信笺是普通五分薄纸,左角虽印有灰色竹石图案,墨色太深,不便在上面写字。在今日大陆,当年荣宝斋的信笺当然在市面上是无法买到的了。原信满满两页,兹加标点符号,抄录如下:

志清吾兄教席:阔别将四十年,英才妙质时时往来胸中,少陵诗所谓“文章有神交有道”,初不在乎形骸之密,音问之勤也。少年涂抹,壮未可悔,而老竟无成,乃蒙加以拂拭,借之齿牙,何啻管仲之叹,知我者鲍子乎?尊着早拜读,文笔之雅,识力之定,迥异点鬼簿、户口册之伦,足以开拓心胸,澡雪精神,不特名世,亦必传世。不才得附骥尾,何其幸也!去秋在意,彼邦学士示DennisHu先生一文论拙作者,又晤俄、法、捷译者,洋八股流毒海外,则兄复须与其咎矣。一笑。社会科学院应美国之邀,派代表团访问。弟厕其列,日程密不透风,尚有登记请见者近千人,到纽约时当求谋面,但嘈杂倥偬,恐难罄怀畅叙。他日苟能返国访亲,对床话雨,则私衷大愿耳。新选旧作论文四篇为一集,又有《管锥编》约百万言,国庆前可问世。《宋诗选注》增注三十条,亦已付印,届时将一一奉呈诲正,聊示永以为好之微意。内人尚安善,编一小集,出版後并呈。秦女士名门才媛,重以乡谊,而当日人多以谈生意经为主,未暇领教,有恨如何?晤面时烦代致候。

弟明日启程,过巴黎来美,把臂在迩,倚装先复一书,犹八股文家所嘲破题之前有寿星头,必为文律精严如兄者所哂矣。匆布,即叩近安弟锺书敬上杨绦问候四月十三日人生一世,难得收到几封最敬爱的前辈赞勉自己的信。明知有些话是过誉,但诵读再三,心里实在舒服。当天就把信影印了一份,交唐德刚太太(她在医院工作,离我寓所极近),带回家给德刚兄同赏。两年来,大陆团体访问美国的愈来愈多,纽约市是他们必经之地,哥大既是当地学府重镇,他们也必定要参观一番的。这些欢迎会,我是从来不参加的。只有一次破例:去年夏天,北京艺术表演团在林肯中心表演期间,哥大招待他们在哥大俱乐部吃顿午餐,当年我爱好平剧,倒想同那些平剧演员谈谈。有人给我票,他们的表演我也在早几天看过了。





上一篇:杨绛102岁,人文社出版文集 07-文化·体育-解放
下一篇:杨绛先生北京病逝:钱钟书离去之后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