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护航三年喜忧参半:战舰不足装备超负荷使用

发布时间:2018-01-09 15:23  来源:网络整理


资料图:2010年5月16日,海军第五批护航编队的特战队员正在“广州”舰上执勤瞭望。


资料图:2009年1月6日,海军护航舰艇编队开始为第一批申请护航的4艘中国船舶实施伴随护航。

2011年12月26日,是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三周年的纪念日。

三年来,中国海军累计派出10批舰艇编队执行护航任务,多次与他国海军舰艇进行演练、互访和交流,参与对利比亚撤侨船舶的护航,对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港口进行了访问。广大护航官兵和无数后方人员共同努力,创造了被护船舶、编队自身百分之百安全的好成绩。

亚丁湾护航使人民海军进一步走向成熟,它激发了海军官兵的自豪感,也增加了对自身不足的清醒认识。

经受大洋锤炼

海军是战略性、综合性、国际性军种,其使命和职责建立在广阔的海洋之上。首批护航编队于2008年12月26日赶赴任务海区,经过三年的洗礼,护航行动已经转入了有序交替的常态化。

长期以来,受各种因素和条件限制,我国海军多在近海甚至是近岸活动,并没有多少真正驶入大洋经历风浪洗礼的机会,也没有实现军舰作为“流动国土”的目标。

护航行动对于人民海军的成长具有重大意义,它第一次使海军与大洋长期、系统、密切地联系了起来,“海上为家,陆上做客”已经成为护航官兵乃至全体海军官兵的基本意识。

海军编队长期在危险水域对随行船舶进行护航,同时积极与国外军舰进行互访、交流,访问国外港口,真正实现了“海军军官就是半个外交官”的身份转换。

由此,海军部队从以前紧紧围绕核心能力建设的“一手”转换为加强核心能力建设、拓展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两手”。也正是从护航行动开始,海军真正改变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传统,接受了养兵千日、用兵千日的崭新观念。

对刚刚驶入大洋的官兵来说,经受洗礼的过程是痛苦的,仅在海上长期生活就是一种痛苦,更不用说还要完成艰巨的任务,以及通过任务来锻炼自我、提升自我。

但广大护航官兵克服困难,集智攻关,在圆满完成历次护航任务的同时,提高了自身能力。

在身心素质上,经过多批次护航行动的有序交替,海军官兵对任务海区和外部环境逐渐熟悉,加之定期靠港休整、与国内亲属定期视频连线等措施的调节,官兵身体素质、心理素质保持良好。

跟踪抽样调查表明,护航编队官兵的平均抑郁和焦虑水平比中国军人和中国成年人的平均水平都要低。

相对于后勤保障能力,护航行动面临的更大考验是装备保障能力、海上情报和通信保障能力。

装备保障由于其自身配件的非通用性以及难以获取等因素,直接影响护航能力,关键装备不能使用,护航行动就难以有效开展。而没有良好的海上情报收集能力和通联能力,编队就难以准确掌握行动态势,也就难以对海盗突击行动做出灵活反应。

与此同时,一些强国海军在很多方面的做法也值得我军借鉴。如美国海军已经实现了通过无人机甚至卫星,在护航的全过程对相关海域进行全面、实时监控,这无疑大大提高了护航行动的针对性、准确性和护航效率。

欧盟海军通过互联网确定亚丁湾海域商船的地理位置,在第一时间掌握当天海区情况。在装备建设上,强国海军的装备经历了海上行动长期的考验,装备的实用性、集成性整体上比我军强。

从行动计划来看,其计划制定十分严谨,预案设置完善、翔实,对各类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进行了充分考虑,制定了有效的应对措施。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其一贯注重训练的良好传统。

从军民融合来看,强国海军比我军更有经验。如在情报保障上,外军就很注重军民兼容,积极开发民用资源来为军队所用。

护航行动展开以来,我军一直在针对自身的不足,深入分析问题原因,积极寻找解决方案,在装备保障能力、情报收集能力、通信保障能力等诸多方面不断优化提升。根据护航行动的实践总结,我军在优化顶层设计、加强资源整合、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不断取得进步。





上一篇:大电源小负荷的东北样本:电源超负荷倍增
下一篇:超负荷运行的喜和忧(图)